思绪无处安放的野马


兜兜转转

这两年又是什么
过得昏昏噩噩
毫无意义

或许都更多了烟火气
喳喳唧唧的
像个疯子一样

两个世界
一个楼上
一个楼下

好像其它的世界里
无处安放的
情绪

窗外小着下雨
拍打在心上

某一个姑娘

边城诗社:

文/今墨

我抽着烟
想起
某一个姑娘

我喝着酒
泡着
某一个姑娘

我脱了衣
睡了
某一个姑娘

我醒着梦
想起
那不是姑娘

我浑噩着
幻想
都不是姑娘

我睡醒了
身边却了个姑娘

来年希望有好的事情发生!

是谁说离去不是远方

边城诗社:



文/今墨
飞往太阳的蚂蚁
离去如同是一棵倒下的树
在山的一边
有一棵死掉的树
它的对面有一朵花
拍打着翅膀

太阳把树晒裂皮
露出的血肉
有人用手蘸着舔
还有人拿起杯子
像是喝酒一样

一个个都离去了
那里还坐着一人

远方的姑娘

边城诗社:


文/今墨

长长的影子
在地上勾勒出消逝的边缘
从这头走到了那头

这片梦幻般迷蒙的光雾中
走进那黄昏的尽头

那一丝熟悉的气息在悄然远去
世界就像是抽空了的灵魂
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

抹去夕阳最后的眷恋
等待着
浸没在悲伤颜色里的大地和天空

我害怕我忘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
总有人抬头
是一头野生的狮子
关在笼子里

狮子是草原的霸王
却还是要喝水
低着头

像极了那匹野马
听不见它脚下
玻璃碎的声音

黎明的夜静悄悄

静静地把一颗种子埋下
在爱的树里开了花
又落下

在那地方
有一匹脱缰的野马
迎着风儿

抵御寒冷

关了灯
躺下
听窗外的雨

滴答滴答
把被子盖好

生活就像是一把刀插在身上

惬意

橘色的灯光
温柔拍打着阳台猫咪
触摸着
午后的慵懒

1 / 10

© 星星没有哭 | Powered by LOFTER